海外就医3.0:中国机构首次“托管”日本医院国际部


  作者:www.bashat-cbf.org

  本报记者 朱萍 北京报道

  海外就医进入3.0时代。3月31日,厚朴方舟CEO王刚宣布,将正式经营管理日本红十字会总医院国际部,这也是迄今为止中国机构首次全面管理境外医院国际部。

  王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厚朴方舟承担日本医院国际部经营,意味着将代表医院接待所有海外患者,这种合作模式开创了中国跨境医疗的业务先河。”

  拥有130年历史的红十字会总医院,是日本综合实力最强、规模最大、也是最早接待中国患者的医院之一,坐落于东京最繁华地段,目前设有760多个床位,以肝胆胰疾病见长。

  这一模式同样是日本医院的首次,红十字会总医院院长幕内雅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从2010年日本开始接收海外患者后,越来越多的日本医院设立了国际部,委托中国公司经营管理还是第一次。” 幕内雅敏代表医院与厚朴方舟签署了合作协议。

  对于重大疾病患者,日本医疗以低价高质著称,“是价格最低的发达国家。”王刚说。

  首次“托管”国际部

  协议签订后,厚朴方舟日本子公司将进驻红十字会总医院国际部,在一楼开设办公室,并对接医院数据端口。王刚比喻为医务处,“从预约、到达、对接科室专家、手术排期、术后转ICU、转普通病房,直到康复等环节,均由我们完成。”

  经营管理日本医院国际部被业内称为海外就医3.0。十年前左右,中国出现了第一批海外就医机构,他们以中介的方式,为患者提供外国医院、医生信息及转接服务,由于投入资金较少,直到目前,中介也是海外就医行业中最为普遍的模式。

  为提升海外看病的效果和体验,五年前,行业内出现了重专家、重落地、全程服务的2.0模式,即付费与专家签约,并在目的国建立自己的服务团队、车队、公寓等。这一模式率先由厚朴方舟在日本发起。

  全面经营管理海外医院国际部称为3.0,这一模式在2.0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升了医生、医院资源的获取,并提升了患者在异国他乡的就医效率。王刚举例:“比如手术治疗,通常情况可以实现患者到达即见诊,两至三天完成所需检查,一周实施手术方案,两至三周康复出院。”

  借助经营管理医院国际部,厚朴方舟建立了海外就医的“护城河”。此前,多家海外就医机构可互不相干地把病人送入同一医院,但现在,“厚朴方舟将代表医院接待所有海外患者。”王刚解释。

  不过,这种合作的达成并不容易,日本对医疗行业的监管非常严格,其医院和医生也相对保守,为什么会把国际部委托给一家中国海外就医机构,幕内雅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经过长期观察和接触,我赞同厚朴方舟的医疗战略,同时也被王刚感动。”

  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2015年统计数据,厚朴方舟是目前日本海外医疗占有率最高的中国机构,按照1-6月数据,其市场占有率达到33.1%,市场排名第一。同时,厚朴方舟也是中国唯一获得日本产业经济省及外务省认定海外医疗资格的企业,许可号B-027。

  低价高质的日本医疗

  发展十余年来,重大疾病的海外医疗目的地形成日美争雄格局。对于两国医疗水平,幕内雅敏表示:“由于科研经费较多,美国的基础研究高于日本,但日本的临床医疗似乎更胜一筹。”

  他今年70岁,除担任红十字会总医院院长外,还是国际外科、消化科和肿瘤医师协会(IASGO)主席及日本外科学主席,在BioMedExperts排名中,幕内雅敏在肝切除及活体肝移植领域排名世界第一。

  从2010年日本放开海外患者就医后,红十字会总医院接待了越来越多的中国患者,受益于完善的全民医保和政府的药价谈判政策,七年间日本的医疗费用几乎没有增长,这对并不富裕的中国患者而言更加伸手可及。

  王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日本是医疗费用最低的发达国家,如癌症的质子治疗价格为300万日元(折合18万多人民币)/疗程,比中国核定的27.8万元低廉很多。为降低药价,去年日本开展了药品价格审计制度改革,降低了吉利德科技公司研发的丙型肝炎治疗药物索氟布韦,降幅达到1/3,并考虑降低一些在特定疾病领域有独特疗效的药品价格。

  幕内雅敏曾接待了不少中国患者,他发现,中国患者大多是在国内做过手术才转至日本医院治疗,“这不利于后续治疗和康复,考虑到中国医生技术水平高的比例很小,如有条件,应尽早到更高水平的医院治疗。”幕内雅敏说。

  (编辑:陆宇,如有已经或建议请联系:zhuping@21jingji.com,luyu@21jingji.com)

海外就医3.0:中国机构首次“托管”日本医院国际部,日本鬼子遭踏中国女人,日本与中国要发生战争,美国和日本向中国宣战,日本安倍评价中国阅兵,中国为什么不制裁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