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房价涨幅居全国第二!看好的房一天内涨三次价


  作者:www.bashat-cbf.org

1.西安市工信委党委原委员、原副主任陈瑞宏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受到开除党籍处分、行政开除处分

陈瑞宏在担任西安市工信委党委委员、副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企业谋取不正当利益,共索取、收受企业贿赂60.5315万元。经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并报市委批准,给予陈瑞宏开除党籍处分;经市监察局审议并报市政府常务会研究决定,给予陈瑞宏行政开除处分。

2.西安房价涨幅居全国第二!看好的房一天内涨三次价

最近,西安的房价再次引起关注。国家统计局3月1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西安新建商品住宅环比上涨1.1%,涨幅居全国第二。

4月2日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公布的2017年3月房产数据中,西安房价虽然上涨趋缓,但均价还是涨到了7107元/平方米,在楼市一片涨潮声中,买不买房?卖不卖房?无数个家庭似乎都在经历着一场并不平静的抉择。

>>惑之一买还是不买

看好的房子一天内涨了三次价

3月23日下午,家住咸宁路的王婶接到一个电话,顿时就懵了。

电话是房产中介打来的,早上带她去看房的小伙子用非常客气的语气告诉她:业主说了,非85万元不卖。

王婶既愤怒又有点想不通,这房价是坐了火箭吧,咋蹿恁快?

90多平方米的房子,从早上去看房时业主报价75万元,到中午房产中介告知涨到了80万,再到下午铁定了要85万,一天三价,七八个小时间涨了10万,这多少让人难以接受。

王婶并不缺房,她是帮着一位在外省的亲戚看的,“户口已迁过来了,就准备先按揭套住房定居下来,没想到刚看好了,房主和中介就这么折腾人。”

王婶帮亲戚看好的房子在西安市胡家庙一带,据说去年房价也才六千多一点。想着地理位置还不错,业主提出来的价格也能接受,就准备回来商量一下就出手,结果出现了一天三涨价的怪事。

隔了两天看上的房子没了

价格还涨了

更闹心的还有家住铁炉庙的柳泉新师傅。柳师傅今年60岁出头,在西安除了铁炉庙某小区的一套130平方米三居室外,以前在东关南街还有拆迁的小户型,在十年前西安楼市开始热起来的时候,又用多年积蓄买了一套建工路附近的房子。前两年,本不打算再买房了,可谁知儿子两口子刚结婚看上曲江一套房子,考虑到离工作单位近,于是,柳师傅夫妇又买了一套两居的。本想着这么多房了,再也不会买房了,可去年过年那阵儿,心思又动了。

“我们现在住五楼,前些年上楼爬楼梯还当锻炼呢,去年自从得了腰椎间盘突出,这每天上上下下就觉得不行了,尤其家里还伺候着一位八旬老人,想着以后要是自己老了,孩子还在曲江,照顾也是个问题。”柳师傅说,今年过年前还和老伴去曲江周围看了看房子,“好家伙,太贵了!”

之前,柳师傅知道曲江的房子贵,都在万把块出头,年前去看了一处,发现还九千多,就动心了,尤其离儿子住的小区仅3站路,就决定出手。可是在决定买还是不买的时候,他犹豫了。妻子说,这两年房价没咋涨,万一买了房子价格再掉下来呢?还不如再等等,或许房价还会再便宜些,那时再买也不迟。

抱着这样的心态,柳师傅两口子就等到了今年3月中旬。一天,听到远在上海的一位亲戚问西安的房价,准备投资,柳师傅还劝亲戚再等等,可亲戚说,“你不看看郑州的房价都多高了?”

这一听,柳师傅被提醒了,赶紧去售楼部,结果发现房价已经比上月涨了1400多元。他有点着急了,就赶紧回来跟老伴商量,老伴同意买,结果隔了两天再去,自己看的那套房子不仅没了,连价格也涨了800元,这次两人没再犹豫,当即就交了定金。

“没法子,涨了就只能看赶不赶得上趟了……”柳师傅无奈地笑笑说。

>>惑之二卖还是不卖

“万一着急卖了不就亏了吗”

同样是在曲江,邢歌谣的房挂了快一年,也没能卖出去。

邢歌谣买的房子约95平方米,位于曲江二期中心地段,2015年下半年领到钥匙后,因为工作单位搬迁到了高新四路,她只好在单位附近租了房。

“一个月房租三千多块,总交着也不是事,所以就想着先卖了现在的房,在单位附近再买新的,可挂了很久,都没人问。”

去年3月,邢歌谣把房子在网上挂出。这栋两居室的房子朝南,采光好,楼层适中,站在窗前,可以眺望远处的大面积绿地。随着大楼入住率渐高,她甚至一度都有点不想卖了。

“当时挂了不到6500元/平方米,挂了有一个月,开始有人问,也先后来了一两个人看房子,可之后就没什么人了。”邢歌谣打开她在网站打出的广告,记者发现,同地区的售房还有不少是挂了3个月以上的,“后来我怀疑那些看房子的,可能都是些房产中介。”邢歌谣说。

随着曲江房价在全市内涨幅居前,最近开始有越来越多的电话打给她。可是,由于丈夫从外地调回西安,他们决定先在单位附近按揭一套,让曲江的房再等等,“万一着急卖了少挣好几年工资,不就亏了吗?”

将房屋总价提高4万

谁知中介答应了

老白在白庙村附近有一套110平方米的住房。去年10月,他准备卖了这套房子,给父母在自己现在住的地方再买一套,当时他在几个房产网站都把房子挂了出去,可鲜有人问津。

就在卖不出去又有些犹豫卖不卖时,房子附近的七八家房产中介开始“围攻”“那架势简直一下从驴粪蛋变成香饽饽了。”老白说,2月底那阵子,一会儿有联系看房的,一会儿有谈价钱的,还有几个直奔主题,说只要还是网上挂的价格,就可以立马签合同。

变化几乎就在几天之内,好在老白还算慎重,简单问了问周围的价格,才发现自己当时定的价格比现在低了好几百块,尤其是到物业办问了最近的成交价,至少都有三四百元的差距。于是,当中介催他看房签合同时,他干脆将报价从之前的74万,直接提到了78万,原本想着对方会放弃,可谁知中介竟答应了顿时,卖还是不卖,他又犹豫了……

>>惑之三涨了还能跌回去吗

看到房价下跌就想再等等这一等后悔了

方富强是一位经营了十多年书店的中年人。尽管生意一直都还可以,但方富强有块“心病”总放不下。原来,早在2000年前后,他还是某企业的下岗职工,当时他与其他两位朋友一起开书店,2003年西安房价趋暖时,那两位拿着各自的企业补偿金按揭了住房,他也想买,可觉得生意不稳定,一下背上房贷怕吃不消,总觉得未来房价一定会降,“再等等”的心理让他打消了购房的念头。

“开始我还同情那两位按揭购房的同伴,因为每月都得去银行交钱。”方富强说,最初他觉得自己是明智的,可后来几年,房价一直在缓慢增长,他就又重新琢磨起来。那两年两位伙伴也催他赶紧买房,他有点心动,可后来看到2008年房价下来了,就想着再等等,等更便宜的时候再买。这一等,他后悔了。

到2011年的时候,房价已经6000多元一平方米了,看上去没有太多的涨幅,可是,要像他的同伴一样在家和单位附近买房已经不行了,方富强说:“现在两个同伴早已还完月供,还又供了一个房子给未来孩子用,以我现在的能力,还在犹豫买不买五站路以外的一个小区……”

曾经退掉的房子

到如今增值四五十万元

袁振涛是个自由职业者,名牌大学毕业的他,曾有过大学留校和媒体工作经历,由于心中拥有强烈的文学梦,他把一个交过首付的房子给退掉了,而这一退让他后悔不已。

他退掉的房子大约90平方米,在2002年时,位于西稍门绝佳地段的该小区,还是周边为数不多的几个商品房楼盘之一,每平方米不到2600元。他那时只有2万多元积蓄,加上亲人资助,交首付还是比较顺利的。但交过钱之后,他就后悔了,因为想专心写作,他不愿为每月还贷款操心,更不想为此而背上包袱,于是,他思忖再三将房子退掉选择租房。

最先租的房子在桃园路附近,每月租金不到500元,随后涨到700元、900元,直到1800元,他已经渐渐感觉吃不消了。相比租价,房价上涨更快,2016年,他曾经买过的同户型二手房,已经涨到每平方米7800多元,也就是说,如果那时的房子没退,那么这些年刨去房价本身,也可以有四五十万元的增值。

尽管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先后有著作问世,但市场变化太快,收入并不乐观,尤其随着年龄的增长,原本不多的积蓄也难以为继。2010年,他曾打算借助亲人力量按揭一套房子,可犹豫了一下,依然没有出手。

房价涨了还能跌回去吗?这恐怕是让他日日纠结而不得其解的谜题。

>>有房者的梦

房子与成家立业联系在一切

3月下旬,记者对西安市东、南、西、北方向房价进行了解后,发现曲江、高新商品房均价依然最高,约为10200元/平方米,泾渭一带偏低,均价约为3600元/平方米。

在曲江新区一新盘,售楼部置业顾问对记者“万元以下的房子有没有?”的提问很不解,表示“均价一万二三都算低的,且没有优惠”。

距离曲江新区雁翔路中段石羊农庄西约200米的某大型新售楼盘,由于地处曲江二期核心地带,距在建的地铁5号线车站非常近,故而销售奇快。而周边其他楼盘,一开盘就售罄的现象也不少见。某网络媒体的房产负责人称,实际上曲江一些在售房价格要比权威部门公布的均价高很多,一万多元的价格并不算高。

在房地产业工作多年的一家企业负责人刘刚指出,相比股市的不稳定、电商的冲击,在城市拥有一套住房,至少从生活、从保值上讲都是非常必要的。

“对中国人来说,房子不仅仅是不动产,关键还与成家立业、有家有室这样的传统观念联系在一切,毕竟有家就得有个房子,有了家就等于有了安全感。所以,房价本身也许对于刚需的影响因素不大。”刘刚说。

2017年3月西安颁布落户新政,放宽了外地人口落户条件,只要是在2015年7月1日之后购买的90平方米以上住房并取得房产证,在西安缴纳了一年以上社保,即可申请购房入户显然,有了流动人口的进入,势必会强力拉动商品房的内部需求。

“从近几年情况看,地铁1、2、3号线已通车,未来将有6条地铁线路建成运营,地铁线的建设速度在一个方面反映了城市的发展,而这个发展最敏感的特征应该是房价。”知名美术导演路超指出。

对此,一知名房产中介的工作人员说,随着已经开建的4号线可能于2018年下半年运营,那么离未来5、6号线的开通也就不远了。“选择在地铁沿线购房,至少以后上班、出行不会遭遇堵车的情况。”(记者佘晖)

3.西安探索机动车两个尾号常态化限行,9月底前出台政策!

研究制定机动车总量控制和年增长控制政策

《西安市2017年铁腕治霾保卫蓝天工作实施方案及9个专项行动方案任务分解安排》指出,西安市公安局牵头“采取分流、限行、禁行等交通管理措施和严查重罚执法手段,全面整治低速汽车和载货柴油汽车污染”任务。主要工作内容为:3月20日前,公安部门起草《西安市行政区内低速汽车、载货柴油汽车禁行区域划定通告》(或综合性禁行通告)并报市政府审定;3月底前发布通告,明确禁行的车辆类型及其禁行区域。4月底前,完成禁行区相关配套禁行标志、诱导显示屏的设置。10月底前,禁行区域内除公安交管部门核发通行证的车辆外,无低速汽车、载货柴油汽车在禁行区域内通行。

西安市公安局、西安市交通局牵头“编制机动车发展规划,研究制定机动车总量控制和年增长控制政策”任务。西安市公安局主要工作内容为:从机动车排放污染总量、调整群众出行结构、倡导公交及绿色出行等多方面出发,制定机动车发展规划,发动各行业管理部门协同共治,使机动车总量稳定有序发展。西安市交通局要在4月15日前,完成发展公共交通、科学引导机动车发展、实行机动车总量控制调研报告;5月15日前,完成初稿;5月底,会同公安部门报市政府。

政策出台前要组织市民听证

西安市环保局牵头“积极探索机动车两个尾号常态化限行办法”任务,制定本市机动车尾号限行实施办法;组织专家论证和市民听证会议;9月底前出台政策。

华商报记者查询发现,2017年2月17日至2月21日,西安市治污减霾办就机动车常态化限行开展问卷调查,调查问卷涉及是否支持机动车限行常态化等问题,如果支持限行,还需要选择支持时间段是每年11月15日至次年3月15日还是全年、具体工作日的哪个时间段、限行区域是绕城内还是全市、限行的具体方式是尾号对应日期还是周一至周五固定轮流等。但此次调查结果暂未对外公布。华商报记者雷婧

市民关注这些问题

自从去年冬季西安首次实行机动车限行以来,关于限行时段、区域、车牌号的确定、常态化限行等成为市民关注的话题。

要不要常态化限行

对于西安实行限行措施,有市民认为限行是为了减排机动车尾气,但在机动车尾气对空气污染占比没有具体结论、冬季雾霾较难消散的条件下,机动车限行可以作为一种治污减霾的措施,“但天气热起来后,雾霾就很难出现了,这时限行就不是为了治污减霾。”

其实在今年2月西安市治污减霾办发布调查问卷的同时,华商网进行了同题调查,在近3000网友参与的调查中,53%的网友并不支持常态化限行。

限行区域和时段怎样最科学

西安市在行政辖区内实行限行的做法引起市民的关注和热议。根据此前西安交警部门的统计,西安市机动车有90%主要集中在西安城区,郊区县的机动车并不多,所以有市民认为,在西安市行政辖区内采取机动车限行措施范围过大。在华商网的问卷调查中,59%的网友支持限行区域设置在西安绕城高速范围之内,另外41%的网友支持在西安市范围内限行。

同样引人关注的,还包括限行时段,西安市实行的机动车限行措施是24小时,有市民认为全天候的限行会给生活带来影响。在华商网的问卷调查中,49%的网友支持早7时至晚8时限行,36%支持工作日全天候限行,15%支持工作日早6时至晚10时限行。

限行车牌号怎么定

从去年冬天开始,西安市机动车限行断断续续持续了3个多月,共限行了35天。而根据西安市机动车限行措施,不同时间的限行尾号各不相同,由此导致了不少市民对每天的限行信息了解提出了质疑,认为无法简单掌握每天的限行号牌,有可能造成因为违反限行措施被处罚的情况。

而其实在实行限行措施期间,各个尾号被限行次数也有所不同。其中,西安在重污染天气Ⅲ级应急响应期间,每日限行两个尾号,共29天,其中尾号1、6限行7天,尾号2、7限行5天,尾号3、8限行5天,尾号4、9限行7天,尾号5、0限行5天。根据这一结果,有市民和网友纷纷表示采取这一尾号限行措施有失公平。

在关于机动车限行号牌的讨论中,华商网的调查显示,车号牌尾数与星期的结合得到了59%网友的支持,而车号牌尾数与日期的组合得到了41%的支持。

在去年西安市实行限行措施期间,咸阳、渭南等地陆续也实行了限行措施,但是因为限行号牌不同,导致有外地市车辆进入西安之后发现被限行的情况。因此,有市民认为,无论是限行时段、区域和号牌,在采取限行措施的时候应该综合考虑周边城市的情况,而不能简单的考虑区域内的情况,否则会给驾车出行带来极大不便。华商报记者李小博

,1.西安市工信委党委原委员、原副主任陈瑞宏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受到开除党籍处分、行政开除处分陈瑞宏在担任西安市工信委党委委员、副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企业谋取不正当利益,共索取、收受企业贿赂60.5315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