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华永道: 香港金融机构fintech投资比例不足内地一半


  作者:www.bashat-cbf.org

  style=max-width:600px;

  特约撰稿 朱丽娜 香港报道

  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香港,目前尚未在汹涌的金融创新大潮中脱颖而出。

  “香港金融机构对来自金融科技初创企业的挑战态度非常务实。他们寻求双赢局面,希望通过与这些金融科技公司形成合作,改变自身的经营文化。对于初创企业而言,这种合作可以帮助它们以更低的成本打入市场。”普华永道中国及香港金融服务部主管合伙人费理斯(Matthew Philips)在4月6日的记者会表示。

  根据普华永道当日发布的第二份全球金融科技调查报告显示,多达82%的受访香港金融机构表示,计划在未来三至五年内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以此取代大刀阔斧的内部改造。

  同时,香港金融机构对这些颠覆性科技的谨慎取态也体现在投资方面。上述调查显示,香港本地的金融机构在金融科技方面的投资仅占其年收入的14%左右,相比之下全球平均水平约15.4%,而中国内地金融机构的投入则高达32%。

  事实上,相比伦敦、纽约等其他全球金融中心,香港金融生态圈仍由少数几家大型金融机构主导,导致当地金融科技企业的影响力甚微。里昂证券(CLSA)利用Tech in Asia的数据汇编的一份新加坡金融科技创业企业名单包括了近180家公司。相比之下,香港相关企业的数量不到新加坡的一半。

  监管、人才难题

  费理斯表示,由于监管政策不确定,导致很多香港金融机构在金融创新方面步伐落后,“担忧主要集中在数据储存、隐私保护、数码身份验证、反洗钱等方面,同时随着全球金融监管逐渐收紧,这也使得金融机构在金融科技的投入方面有所迟疑”。

  虽然特区政府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要推动创新、金融科技(Fintech), Bitspark的创办人George Harrap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很多现有的监管条例遏制初创企业的发展空间。一些刚刚成立的企业未必能满足所有的监管条例,但香港政府却要求他们必须符合所有监管。相比之下,新加坡、伦敦等其他城市对初创企业的监管更为宽松,在未达到一定规模之前给予一定的发展空间。”

  对此,费理斯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香港金融监管机构正在努力追赶金融创新的浪潮,“但改变的速度可能不够快,目前这些改变主要针对一些B2B层面,而并非体现在终端个人消费者,因此这些改变可能并不十分明显。”

  同时,西盟斯律师行合伙人伍德贤(Ian Wood)则认为,香港的监管者一直以来十分注重消费者保护,因此在针对个人消费者的金融科技创新方面的监管放松可能会比较缓慢。“现有的监管架构主要针对实体的金融机构,并不适合金融科技的发展,未来的挑战在于如何在推动创新和消费者保护之间取得平衡。”

  此外,高科技人才匮乏亦是阻碍香港金融科技发展的瓶颈之一。“高达87%的受访香港金融机构表示难以招揽并留住这些可以为企业带来创新的人才,这个比例位居全球之首。”普华永道中国及香港金融科技及监管科技总监Henri Arslanian表示。

  Harrap则直言,目前香港本地的大学生学习的编程语言还是二十年前的C或者C++,他们所受的教育和培训主要针对一些大银行,而对当下初创企业最常用的编程语言Ruby on Rails则一无所知,因此公司目前技术团队的7位同事均来自乌克兰。

  监管科技“蓝海”

  一直以来,香港的金融监管以稳健著称于世,然而,这把“双刃剑”亦阻挡了金融创新的节奏,因而饱受诟病。

  然而,Arslanian指出:“自金融危机以后,很多香港金融机构需要大量增加合规人手来应对监管。因此,这些机构对于可以大幅降低合规成本的机器人流程自动化以及一些相关金融科技兴趣浓厚,因此香港可以凭借现有的优势,打造成为监管科技(RegTech)等相关服务的行业枢纽,甚至将服务拓展至全球市场。”

  目前监管科技行业的发展势头迅猛。根据FinTech Global的调查显示,在过去5年中全球对监管科技公司的投资激增了38.5%。去年有70家公司共获得了6.78亿美元的投资,创下了历史新高,而2012年全年仅有32家监管科技公司赢得总共1.85亿美元的投资。

  事实上,香港的金融监管者也正在发力。2015年3月30日,特区政府宣布成立金融科技督导小组,由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陈家强担任主席。同时,香港证监会成立了金融科技联络办事处,协助金融科技业界了解现行的监管制度。香港金融管理局亦设立了金融科技促进办公室。

  (编辑:辛灵,如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联系:xinlingfly2007@163.com)

特约撰稿朱丽娜香港报道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香港,目前尚未在汹涌的金融创新大潮中脱颖而出。“香港金融机构对来自金融科技初创企业的挑战态度非常务实。他们寻求双赢局面,